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 >

占小玲发明系列替代燃料超过国六标准

2020-09-16 09:27:14    来源:财讯网

最近,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发明的七项系列替代燃料新能源,经国家石油石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其替代动力燃料系列新能源,达到和超过国六汽、柴油标准及相应的国家燃料油标准;替代热力燃料的系列新能源,低硫低成本超过炉用燃料油国家标准,防爆燃安全性超过醇基液体燃料国家标准,以下为检验结果与相应的国家标准质量对比表。

燃油发展史上重大突破 攻克低硫低芳低烯难题

一种清洁的系列替代燃料问世

100%替代燃油 硫比国六还低

最近,一种清洁的动力燃烧与热力燃烧系列替代燃料——车用国六汽油、车用国六柴油、农用醇醚柴油燃料、家用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炉用燃料油、船用燃料油等七项替代新能源发明,由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研究成功。

根据国务院《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有关要求,2019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销售低于国Ⅵ标准的汽、柴油,全部升级使用硫含量不大于10毫克/千克的国六车用汽、柴油。据国家发改委统计:中国2019年成品油表观消费量32961万吨,同比增长1.4%。成品油消费量的逐年递增,造成汽车尾气的污染也越来越大。因此,节约和替代石油势在必行。发展煤炭液化、加快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包括化工原料及副产品的能源高效利用,醇醚燃料代油以及生物质柴油等。节约能源,发展替代新能源,是解决环境问题的关键所在。我国确立了“以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以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以优势能源替代稀缺能源”的替代能源发展总体战略,并将重点确定为发展多元化车用替代燃料。目前,有些化工原料及副产品,在国内市场不如汽油、柴油畅销,在这些产品的贸易中,半数以上的贸易商表示贸易量比较小且滞销,也有很多人认为,有些化工原料及副产品的利润比较小,不如做汽、柴油划算,不太看好这些化工产品的国内市场。为进一步扩大产品种类、加快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增大产品的附加值,提升化工产品的形象,使产品向多极化、高档化发展。因此,将部分滞销的化工原料,转换成替代新能源产品,已成为市场需求发展的热点。

依据车用汽、柴油(Ⅵ)国家标准规定:本标准由石油制取或加有改善使用性能添加剂的车用汽、柴油。根据国六标准的这一要求,占小玲以“用途发明”的原理,用市场滞销的廉价化工原料,代替市场紧缺、畅销而又价格看好的车用燃料国六汽、柴油。通过不断创新使产品质量超过国六汽、柴油标准。并首创在替代燃料中不添加车用汽、柴油。为利用价格低廉、来源广泛的化工原料替代汽、柴油创造了有利条件。通过占小玲创新升级后的国六汽、柴油等替代燃料,在经济方面,因利用便宜的化工原料,再外加改善使用性能添加剂,汽、柴油的总替代率100%,吨成本约4000多元左右,比国六汽、柴油约低10-20%。这主要是目前有些化工原料产能过剩,市场价格一直处于低位。有效的充分利用这些低价资源的可持续还原性,遵守市场规律、遵从市场所需,进行资源转换再利用而产生的积极效果;在技术方面,创新后的替代国六汽、柴油等系列燃料,其中多项重要指标得以提升:①将原标准中以石油制取的国六汽、柴油,创新为利用“化工原料”等廉价材料的清洁替代燃油;②将原标准中最重要的“硫含量”,比国六汽、柴油降低90%以上;多环芳烃、苯、烯烃、总污染物等含量比国六汽、柴油降低80-97%不等。其他各项指标均全部符合或超过国六汽、柴油国家标准。特别是釆用100%的高比例化工原料替代国六汽、柴油燃料,关键是攻克了替代材料在用途发明上性能转换的堡垒,这无疑是替代能源的一项重大突破。

国家能源局印发的《2020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规定:“坚持以清洁低碳为发展目标。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清洁低碳战略方向不动摇,加快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大力推动非化石能源发展,持续扩大清洁能源消费占比,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占小玲发明的系列替代燃料超过国六标准,特别硫含量仅为国六标准的十分之一,完全符合国家“加快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方针政策,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世界能源由煤炭向油气结构转变过程中,中国仍是世界上极少数几个能源消费必须以煤为主的国家之一。“以煤代油”是我国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煤制醇醚将是新能源的“液态阳光”。据【科学网】2019年7月1日《“液态阳光”将在神州大地普照》一文报道:“液态阳光”与其他能源相比,有其明显的优势,可归结为:“液态阳光”是清洁的煤、便宜的油、移动的电、简装的气。替代新能源的出现正在改变世界格局,“液态阳光”正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机遇。

在石油资源日趋枯竭,汽、柴油需求量日益扩大和油品结构性矛盾长期存在的多重压力下,大力挖掘替代和节约燃料油的潜力,寻找和开发汽、柴油替代能源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占小玲发明的替代车用国六汽、柴油、农用醇醚柴油、家用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炉用燃料油、船用燃料油等系列清洁燃料问世,有效的解决了动力燃料和热力燃料长期困扰的高硫、高成本、资源贫乏的至命难题,从而突破了低硫、低成本和资源再利用的替代新能源瓶颈,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醇基液体燃料的重大突破 攻克易燃易爆低热值难题

一种安全的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问世

不再是危化品 无须办危化证

最近,一种安全的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由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研究成功。

本世纪是煤的世纪,“以煤代油”是我国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煤制醇醚将是新能源的“液态阳光”。据【科学网】2019年7月1日《“液态阳光”将在神州大地普照》一文报道:“液态阳光”是清洁的煤、便宜的油、移动的电、简装的气。新能源的出现正在改变世界格局,“液态阳光”正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机遇。

据悉,我国1996年制订的《醇基液体燃料》国家标准,其产品主要是甲醇,闪点低、属于危险化学品。无论生产、储运和使用除了需要办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外,还需按国家规定釆取防爆燃措施,这种极为严格的安全要求,给经营者和用户带来极大的不便,同时加大了消防资金的投入,增加了成本。即便如此,也难免在生产和使用中发生爆燃亊故,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损失。因此,从技术创新角度出发,提高醇基液体燃料的闪点是解决易燃易爆的关键,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问题。本发明的创新点是将升级后的醇基液体燃料闪点提升至100℃以上,根据国家规定,闪点高于61℃不属于危化品。创新后闪点在100℃以上的醇基液体燃料除了不需要办理危化证外,还由于高闪点的安全性,更促进了各级政府容易批准立项。市场呼唤安全的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发展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刻不容缓,这是大势所趋,也是高闪点醇基燃料后市场发展的必然规律。

据介绍,创新升级后的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在经济方面,其主要釆用煤制醇类原料,所占比例100%,加上改善使用性能的添加剂,吨成本约2000多元,与原低闪点醇基液体燃料相当;在技术方面,按醇基液体燃料国家标准,除了增加重要的闪点指标和调整密度及50%馏出温度指标外,其他主要指标都符合国家标准。这为安全的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进入千家万户,解决易燃易爆的后顾之忧创造了有利条件。

由于创新后的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液态下常温明火点不燃,因此可直接使用于原柴油民用炉灶,也可直接使用于原柴油和燃油的酒店爆炒炉,这些炉灶无须改造可直接使用。即使“禁煤令”,燃煤炉也仅需简单修改,比原低闪点的醇基液体燃料改造要容易得多,费用更少。除此之外,在炉具上也可进行自主创新:①采用电热式点火法:用直流电瞬间加热炉膛内的微型电热板至100℃以上,由自流方式进入炉膛内的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遇热(超过闪点100℃)瞬时着火,一点即燃,一键操作,非常简单;②应用电喷式点火法:微电脑控制,全自动电喷泵将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喷射成雾状,并与空气充分接触形成混合气后,电子点火,一点就燃,一键操作,十分方便。

据报道,2019年国内化工行业的事故层出不穷,自盐城响水“3·21”爆炸事故拉响沉重警报后,安全事故仍时有发生,截止5月底,国内化学品事故共发生817起,死亡409人!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至2018年三年内,分别在厦门、兰州、南昌、泸州、大连、保定、济南、苍南、武汉等地发生过多起醇基液体燃料爆燃和中毒事故,造成10死25伤严重后果,这充分暴露了低闪点醇基液体燃料的安全隐患。因此,有关业内人士认为,高闪点醇基液体燃料技术的问世,彻底解决了醇基液体燃料长期困扰的易燃易爆安全问题这个致命难题,突破了醇基液体燃料易爆燃安全性的瓶颈,具有很好的推广应用价值,市场潜力很大。

炉用燃油的重大突破 攻克低硫低成本难题

一种低硫低成本炉用燃料油替代燃料问世

100%替代燃油 硫比国六还低

最近,一种低硫低成本炉用燃料油替代燃料,由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研究成功。

锅炉历来是各大企业主要的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设备,加强锅炉节能环保改造是企业落实国家环保政策,推进节能环保发展的重要方面。由于煤炭在所有工业能源是成本最低的,所以我国大部分锅炉使用企业和个人都选择燃煤锅炉。随着我国“禁煤令”的全面下达以及节能减排政策的实施,全国范围内的燃煤锅炉改造淘汰浪潮席卷而来。许多地区更是严格要求改造的环保性,只允许燃煤锅炉针对性改造为燃气或者是环保燃料油锅炉,而且改造时间紧迫。实施“煤改气”,京津冀等区域都在争抢气源,气源不足,则面临装置到位但无气可送的困境。而且由于许多较偏远区域,技术设施不是很完备,燃气管道铺设不到位,加之燃气管道高额的开口费用,让许多中小企业和个人用户难以承担。所以低硫低成本的环保炉用燃料油成了燃煤锅炉的首选。“煤改油”趋势所需, 炉用燃料油为“禁煤令”后的燃煤锅炉找到了一条新出路,煤改油新能源的替代已经成为势在必行的趋势。

目前,市场出现天然气遭到燃料油的“逆替代”现象,清洁的天然气经济性优势大幅削弱,甚至部分地区已高于液化石油气等品种,才引发“逆替代”现象。国际能源研究机构安迅思最新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粤东地区目前液化石油气对天然气的替代已达50%的市场份额。安迅思天然气分析师孙雪莲说,与去年的高点相比,国际油价仍处于“腰斩”阶段。天然气炉用、工业等终端领域能源“逆替代”已显现,终端需求减少。部分工业用户正在考虑改造设备,弃用天然气。现在燃油的经济性更强,不少企业开始改用燃油装置,停用燃气装置。此外,不仅在中国,邻国日本不少发电企业也弃用天然气,改用经济性更强的燃料油发电。天然气遭遇石油类产品“逆替代”是市场价格驱动的结果,是受国际油价影响。而我国天然气价格却处于上升态势。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环保压力和责任的指引,仅在市场价格引导下,天然气所面临的“逆替代”风险仍将继续。

随着2020年全球限硫生效期临近,高低硫燃料油正在交替过渡。因此,国内低硫燃料油生产潜能巨大。2019年燃料油总需求在3415万吨,预计2020年燃料油产量及进口量总和在3600万吨以上,燃料油替代走势加速,尤其是低硫低成本的替代炉用燃料油,将成为“禁煤令”后锅炉主打的、切实可行的主流清洁替代能源。

据介绍,通过占小玲创新升级后的炉用替代燃料油,在经济方面,其主要原料,选用煤制醇液体化合物,全部使用替代材料,其替代率100%。原料中没有使用车用柴油,因此,吨成本按不同炉具使用的不同品种,分为2000多元和3000多元不等,与甲醇价格相当或略高,比国六柴油约降低40-60%;在技术方面,创新后的炉用燃料油,其中两大最重要指标得以提升:①将原标准中以石油为原料生产的炉用燃料油,创新为“以煤代油”的“煤制醇”清洁的替代燃油,并100%的替代;②将原标准中最重要的有害指标“硫含量”,比国标降低99.8%;灰分比国标降低96%;倾点低至-24~-51℃,更适合北方超低气温下的炉用,为增产有限的廉价低凝燃油创造了条件;闪点66℃不属危化品,超过国标闪点55℃(55℃为危化品)。其他指标全部符合和超过炉用燃料油国家标准,特别是釆用100%的高比例替代新能源作为炉用燃料油,闪点还能保持在66℃以上(61℃以上不属危化品),关键是攻克了替代材料闪点过低的保垒,这无疑是替代能源的一项重大突破。

当前,全球的炉用燃料油正史无前例的采用替代燃料,这是第一次由于法规而非国际竞争而推动的能源转型,就像历史上风力向煤炭转型和煤炭向石油转型一样。在新能源技术不断崛起的今天,新能源技术的高速发展给锅炉行业带来了巨大压力,但必须认识到,新能源技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仍无法实现对锅炉燃料油的全面替代。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占小玲发明的清洁低硫低成本100%替代炉用燃料油问世,彻底解决了炉用燃料油长期困扰的高硫和高成本这两个至命难题,从而突破了低硫、低价替代新能源瓶颈,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醇醚柴油的重大突破 攻克高比例低硫难题

一种低硫农用醇醚柴油清洁替代燃料问世

100%替代柴油 硫比国六还低

最近,一种低硫农用醇醚柴油清洁替代燃料,由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研究成功。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柴油运输车辆,承担了75%以上的陆路运输量,是影响空气质量的机动车排放物的主要来源。而甲醇汽油、醇醚柴油价格远低于汽油、柴油,氮氧化物NOx(雾霾元凶)生成较少,一般不会产生颗粒物,客观上做到了排放治理、节约能源和用户利益相一致。重型农用车辆使用醇醚柴油,从源头上推动低碳清洁燃料的应用,实现排放治理,有效地降低了氮氧化物和细微颗粒物的排放物,还可以有效地降低用户运营的燃料成本,符合用户的利益。农用车、尤其是重型柴油车、机动船等使用醇醚柴油,对于节能减排意义重大,同时对经营者、用油户同样具有较好的经济效益。醇醚柴油主要用于农业机械,目前我国农业柴油的消费量近6000万吨/年,而且与农用柴油质量要求类似的船舶用油,推土机、挖掘机等重型机械用油量更大。相关农业部门也正在考虑出台相应配套政策,积极推广醇醚柴油的应用。醇醚柴油的研发在技术上是一个重大突破,但在应用推广上则刚刚起步,机遇总是留给先前的人。

众所周知,国家对汽、柴油产品的质量升级,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技术指标是降低“硫含量”。国家能源局2013年制订的《农用醇醚柴油燃料》行业标准,硫含量为0.035%,相当于国三柴油的质量指标。而今全国已淘汰了国三柴油,全部升级使用国六柴油,其硫含量为10mg/kg。为了与国六柴油同步,与现行油品市场接轨,《农用醇醚柴油燃料》行业标准也需顺势更新换代、质量升级,将标准中的有关技术指标作相应的调整。原《农用醇醚柴油燃料》标准中的主要指标醇醚酯总含量仅为25%,属于低比例的替代。根据国家支持M100甲醇燃料的先例,重点鼓励发展100%高比例甲醇的替代。同理,醇醚柴油中100%高比例替代同样是发展方向。我国柴油用量比汽油多,汚染比汽油大。因此,创新升级100%的高比例醇醚柴油意义重大。

据悉,通过创新升级后的醇醚柴油,在经济方面,其全部釆用替代原料,所占比例100%。原料中没有使用车用柴油,全为替代材料。因此,吨成本约4000多元左右,比国六柴油还要低约10-20%;在技术方面,创新后的醇醚柴油,其中两项最重要指标得以提升:①将原标准中最主要的有益指标“醇醚酯总含量”,由原来的15-25%低比例,提高至100%高比例;②将原标准中最重要的有害指标“硫含量”,由原来的0.035%(与国三柴油相同)的高含量,降低至1.0mg/kg以下(比国六柴油降低90%)。其他主要指标均符合农用醇醚柴油燃料标准,特别是釆用替代原料作为柴油燃料,闪点还能保持在80℃以上,关键是攻克了醇醚材料闪点过低的保垒,这无疑是醇醚柴油的一项重大突破。为醇醚柴油从低比例掺烧走向高比例的全面替代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其主要指标还可达到国六柴油标准。

本世纪是煤的世纪,“以煤代油”是我国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煤制醇醚将是新能源的“液态阳光”。新能源的出现正在改变世界格局。“液态阳光”正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机遇。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占小玲发明的100%高比例替代低硫醇醚柴油问世,彻底解决了醇醚柴油长期困扰的高硫和低比例替代这两个至命难题,从而突破了低硫醇醚柴油100%的替代瓶颈,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船用燃油的重大突破 攻克低硫低污染难题

一种低硫船用燃料油替代燃料问世

100%替代燃油 硫比国六还低

最近,一种低硫船用燃料油替代燃料,由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研究成功。

船舶排放已成为全球港口和海域的主要大气污染源,一艘大中型集装箱船70%负荷航行产生的PM2.5相当于21万辆国四卡车的排放量。为减少船舶硫化物排放,IMO《国际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约》规定,从2020年1月1日起,全球船用油硫含量上限必须从3.5%降低到0.5% ,大幅下降86%。此“限硫令”,将给全球船用油市场带来巨大变革,从根本上改善港口、海洋和全球环境,同时也将给炼油企业带来机遇和挑战。国际海事组织(IMO)委托咨询机构调研预测,到2020年,全球船用燃料油消费量约3亿吨。这样的话,船用油的清洁化可是件大事情!

根据国务院《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有关要求,2019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销售低于国Ⅵ标准的汽、柴油,实现“车用柴油、普通柴油、普通船舶用油”三油并轨,这意味着原来使用普通柴油的内河、江海渔船都将转向使用硫含量不大于10毫克/千克的船用柴油。在这一政策推动下,预计我国LNG(天然气)动力船舶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2017年,我国船用燃料油总需求量为1665万t,其中保税油1000万t,2017年内贸0号柴油均价在6000~7000元/t之间变化。预计我国2020年船用燃料油总需求量为1800万t,其中,保税油需求量为1000万t,内贸油的需求量为800万t。2019年10月25日,中国海事局发布《2020全球船用燃油限硫令实施方案》,其中明确指出,不鼓励脱硫塔使用。如此一来,使用低硫船用燃料油、或使用LNG(天然气)以及醇醚等低硫替代燃料成了三大选择。目前业界提出四种方案减少船用燃料的含硫量,一是使用含硫量小于0.1%的船用轻柴油(MGO)作为燃料;二是使用经过除硫后只有0.1%含硫量超低硫燃油(ULSFO);三是仍使用船用重质燃料油(HFO),但安装尾气过滤器;四是利用LNG(天然气)作为替代燃料或者新造LNG船舶。

随着全球节能减排呼声的日益高涨,作为碳排放大户的航运业正积极向节能低碳的方向“航行”,具体措施包括制定与完善相关规则、开发新技术、研发清洁能源和船型等。其中,液化天然气凭借环保、清洁等优势对传统能源的替代作用愈发明显,全球航运业正在船用燃料市场进行更多的探索和尝试。我国在这一领域起步较晚,行业门槛较高,发展面临诸多困难,但市场前景相当广阔。虽然LNG是一种理想的清洁能源,但想要大规模应用还存在一些阻碍,即船舶改造成本高昂、 LNG加注基础设施薄弱和燃料舱占据体积较大等。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就目前情况来看,使用低硫替代燃油才是较好的选择。发展内河LNG还有一大荆棘,便是“油改气”的成本问题。LNG作为船舶燃料,新船建造成本高于普通船舶,据挪威海事研究机构数据,LNG动力船建造成本高出普通船舶8~20%,维护成本也高。因此,船用替代新能源呼之欲出。

据介绍,通过占小玲创新升级后的船用替代燃料油,在经济方面,其主要原料,全部使用替代材料,其替代率100%。原料中没有使用车用柴油,因此,吨成本约4000多元,比国六柴油约低10-20%;在技术方面,创新后的船用燃料油,其中两项最重要指标得以提升:①将原标准中以石油为原料生产的船用燃料油,创新为100%的替代清洁燃油;②将原标准中最重要的有害类指标“硫含量”比国六柴油降低90%,酸值降低98%,氧化安定性总不溶物降低98%,残炭降低93%,灰分降低80%。其他主要指标均符合船用燃料油国家标准,特别是釆用100%的高比例新能源作为船用燃料油,闪点还能保持在94℃(60℃以上不属危化品),关键是攻克了替代材料闪点过低的保垒,这无疑是替代能源的一项重大突破。同时,其主要指标还可达到国六柴油标准。

当前,全球航运业正史无前例的采用替代燃料,这是第一次由于法规而非国际竞争而推动的能源转型,就像历史上风力向煤炭转型和煤炭向石油转型一样。在新能源技术不断崛起的今天,柴油机是人类历史进程中在动力方面最重要的发明之一。自诞生以来,历经一百多年的发展,柴油机技术不断取得突破,近年来,新能源技术的高速发展给柴油机行业带来了巨大压力,但必须认识到,新能源技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仍无法实现对柴油机的全面替代,船舶柴油机更是如此。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占小玲发明的清洁低硫100%替代船用燃料油问世,彻底解决了船用柴油长期困扰的高硫和高成本这两个至命难题,从而突破了低硫替代新能源瓶颈,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柴油史上重大突破 攻克低硫低芳难题

一种清洁的国六柴油替代燃料问世

100%替代柴油 硫比国六还低

最近,一种清洁的国六柴油替代燃料,由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研究成功。

根据国务院《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有关要求,2019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销售低于国Ⅵ标准的汽、柴油,实现“车用柴油、普通柴油、普通船舶用油”三油并轨,这意味着原来使用的国五柴油全部升级使用硫含量不大于10毫克/千克的国六车用柴油。根据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柴油产量为16638.3万吨,柴油消耗量远高于汽油。柴油尾气主要含有未充分燃烧的氮氧化物、硫氧化物、颗粒物以及其它有害物质,带来严重的大气污染问题。节约和替代石油势在必行,发展煤炭液化、石化副产品的能源再利用、醇醚燃料代油以及生物质柴油等。节约能源,发展新能源,是解决环境问题的关键所在。目前,有些化工原料及副产品,在国内市场不如汽油、柴油等主要油种畅销,在这些产品的贸易中,半数以上的贸易商表示贸易量比较小或者不太好做,也有很多人认为,有些化工原料及副产品这块的利润比较小,不如做汽柴油划算,不太看好这些化工产品的国内市场,为了进一步扩大产品种类、增大产品的附加值,提升化工产品的形象,使产品向多极化、高档化发展,将部分化工原料转换成新能源产品的技术已成为发展的热点。

依据GB19147—2016《车用柴油(Ⅵ)》国家标准规定:“本标准适用于压燃式发动机汽车使用的、由石油制取或加有改善使用性能添加剂的车用柴油。本标准不适用于以生物柴油为调合组分的车用柴油。”占小玲根据国六柴油标准的这一要求,以“用途发明”的原理,用市场滞销的廉价化工原料,代替市场紧缺、畅销而又价格看好的车用燃料国六柴油,并通过不断创新使产品质量达到或超过国六柴油标准。因原料中没有使用车用柴油,为利用价格低廉,来源广泛的化工原料代替柴油创造了有利条件。通过占小玲创新升级后的国六柴油替代燃料,在经济方面,其主要利用便宜的化工原料,吨成本约4000多元左右,比国六柴油约降低10-20%。这主要是目前有些化工原料产能过剩,市场价格一直处于低位。有效的充分利用这些低价资源的还原性和可持续性,遵守市场规律、遵从市场所需,进行资源转换再利用而产生的积极效果;在技术方面,创新后的替代国六柴油燃料,其中两项最重要指标得以提升:①将原标准中以石油制取的国六柴油,创新为利用“化工原料”等廉价原料的清洁替代燃油;②将原标准中最重要的几项有害类指标“硫含量”,比国六柴油降低90%,多环芳烃含量、总污染物等含量比国六柴油低80-90%不等。其他主要指标均全部符合国六柴油国家标准,特别是釆用100%的高比例化工原料替代国六柴油燃料,闪点还能保持在80℃以上(61℃以上不属危化品),关键是攻克了替代材料闪点过低的保垒,这无疑是替代能源的一项重大突破。

在世界能源由煤炭为主向油气为主的结构转变过程中,中国仍是世界上极少数几个能源消费必须以煤为主的国家之一。“以煤代油”是我国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煤制醇醚将是新能源的“液态阳光”。据【科学网】2019年7月1日《“液态阳光”将在神州大地普照》一文报道:“液态阳光”与其他能源相比,有其明显的优势,可归结为:“液态阳光”是清洁的煤、便宜的油、移动的电、简装的气。新能源的出现正在改变世界格局,“液态阳光”正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机遇。

随着农业机械化进程和世界范围内车辆柴油化趋势的加快,未来柴油的供需矛盾将更加突出。因此,在石油资源日趋枯竭、柴油需求量日益扩大和油品结构性矛盾长期存在的多重压力下,寻找和开发柴油替代能源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占小玲发明的一种新型的替代国六柴油清洁燃料问世,彻底解决了车用柴油长期困扰的高硫和高成本这两个至命难题,从而突破了低硫、低成本替代新能源瓶颈,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汽油发展史上重大突破 攻克低硫低芳低烯难题

一种清洁的国六汽油替代燃料问世

100%替代汽油 硫比国六还低

最近, 一种清洁的国六汽油替代燃料,由海南省海洋油气研究所占小玲研究成功。

根据国务院《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有关要求,2019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销售低于国Ⅵ标准的汽、柴油,实现全部升级使用硫含量不大于10毫克/千克的国六车用汽油。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我国汽油产量为13276.2万吨,2018年我国汽油产量增长至13887.7万吨,2019年我国汽油产量为12485万吨,汽车尾气带来严重的大气污染问题。节约和替代石油势在必行,发展煤炭液化、石化副产品的能源利用、醇醚燃料代油以及生物质柴油等。节约能源,发展新能源,是解决环境问题的关键所在。目前,有些化工原料及副产品,在国内市场不如汽油、柴油等主要油种畅销,在这些产品的贸易中,半数以上的贸易商表示贸易量比较小或者不太好做,也有很多人认为,有些化工原料及副产品这块的利润比较小,不如做汽柴油划算,不太看好这些化工产品的国内市场,为了进一步扩大产品种类、增大产品的附加值,提升化工产品的形象,使产品向多极化、高档化发展,将部分化工原料转换成新能源产品的技术已成为发展的热点。

依据GB17930—2016《车用汽油(国六A)》国家标准规定:“本标准适用于点燃式发动机汽车使用的、由石油制取或由石油制取的加有改善使用性能添加剂的车用汽油。”占小玲根据国六汽油标准的这一要求,以“用途发明”的原理,用市场滞销的廉价化工原料,代替市场紧缺、畅销而又价格看好的车用燃料国六汽油,并通过不断创新使产品质量达到或超过国六汽油标准。本发明既没有使用车用汽油,又没有采用甲醇、乙醇等含氧化合物。为利用价格低廉、来源广泛的化工原料代替汽油创造了有利条件。通过占小玲创新升级后的国六汽油替代燃料,在经济方面,其主要利用便宜的化工原料,再外加综合改性添加剂,汽油的总替代率100%,吨成本约4000多元左右,比国六汽油约低10-20%。这主要是目前有些化工原料产能过剩,市场价格一直处于低位。有效的充分利用这些低价资源的还原性和可持续性,遵守市场规律、遵从市场所需,进行资源转换再利用而产生的积极效果;在技术方面,创新后的替代国六汽油燃料,其中两项最重要指标得以提升:①将原标准中以石油制取的国六汽油,创新为利用“化工原料”等廉价材料的清洁替代燃油;②将原标准中最重要的几项有害类指标“硫含量”,比国六汽油降低90%,芳烃、烯烃、苯含量等比国六汽油降低80-97不等。其他主要指标均全部符合国六汽油国家标准,特别是釆用100%的高比例化工原料替代国六汽油,关键是攻克了替代材料转化应用的性能保垒,这无疑是替代能源的一项重大突破。

在世界能源由煤炭为主向油气为主的结构转变过程中,中国仍是世界上极少数几个能源消费必须以煤为主的国家之一。“以煤代油”是我国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煤制醇醚将是新能源的“液态阳光”。据【科学网】2019年7月1日《“液态阳光”将在神州大地普照》一文报道:“液态阳光”与其他能源相比,有其明显的优势,可归结为:“液态阳光”是清洁的煤、便宜的油、移动的电、简装的气。新能源的出现正在改变世界格局,“液态阳光”正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机遇。

随着汽车使用量的不断增长,未来汽油的供需矛盾将更加突出。因此,在石油资源日趋枯竭、汽油需求量日益扩大和油品结构性矛盾长期存在的多重压力下,寻找和开发汽油替代能源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占小玲发明的清洁低硫低成本100%替代国六汽油燃料问世,彻底解决了车用汽油长期困扰的高硫和高成本这两个至命难题,从而突破了低硫、低成本替代新能源瓶颈,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