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手机 >

从大哥大到智能手机 手机形态进化的驱动力是什么

2020-08-13 11:46:40    来源:中关村在线

前不久,以“吾即潮流”为宣传标语的三星Galaxy Z Flip 5G折叠屏手机正式开售,手机屏幕上下折叠如同化妆盒一般的造型以及旗舰芯片的升级,让不管是“吾即潮流”的字面含义还是“5G潮流”的谐音含义都看起来名副其实。

当然,是不是潮流这事儿,三星说了不算,产品也说了不算,这个问题的答案还得是消费市场来做最终的决定。三星Galaxy Z Flip 5G的折叠造型都是产业尖端技术的代表,会不会在近十年成为流行趋势,除了技术能否进一步完善、成本逐渐降低以外,能不能催生消费者新的需求至关重要。

折叠屏很难成为手机形态的最终结果,当然也不是过去发展经验的全部凝结。纵观手机形态的发展,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有趣历程。但看似杂乱的发展,实际上仍有规律可循。

01 从大哥大到智能手机前夕,造型从大到小样式各异

从大哥大开始的直板设计

1983年10月,美国第一个商用手机电话被拨通,拨通这个电话的设备是DynaTAC 8000X,被公认为是世界上的第一款手机。这款手机重2磅(1磅≈0.45kg),通话时间仅半个小时。4年后,摩托罗拉3200进入中国市场,基本就是DynaTAC 8000X的小版本升级。这款手机就是当初家喻户晓的“大哥大”。

机如其名,“大哥大”是当时身份的象征,同时纵观手机形态发展,其个头和重量都是“大哥”级别的。也许有朋友会问:这电话虽然能移动了,但是也不便携啊,就不能做轻一点?实际上,这已经是发展优化后的结果,1946年贝尔实验室电话公司演示的第一台民用汽车移动电话,重量是36公斤。1973年,摩托罗拉前高管马蒂·库珀测试的移动电话,重量也有1.13公斤。

随着技术的发展,让移动电话更加便携成为了行业发展的共识。比如1995年第一款进入中国大陆的GSM手机爱立信GH337,重量只有220g,机身尺寸仅130*49*24mm。

后来,内置天线设计开始逐渐取代外置天线,汉诺佳CH9771就是第一款采用内置天线的手机。

但不管重量和体积怎么发展,这类设计有一个明显的特征:上边是屏幕下边是按键,造型以实用为核心。虽然后来这样的设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认为是最基础的款型,但当前流行的直板式智能手机证明了这种设计的实用意义。

从揭盖到翻盖,实用兼顾便携  随着手机体积的缩小,用户可以将手机放进兜里,如何让手机更适合这样的使用场景就成了重要的设计课题之一,比如揭盖设计可以保护按键不被误触,典型机型为摩托罗拉8900。

后来,手机的重要组件组件向着可以揭开的“盖”转移,比如将听筒、屏幕、摄像头逐渐都搬到“盖”上,这就是后来广受欢迎的翻盖手机。经典机型摩托罗拉V3,不仅翻盖上拥有内置大屏,还搭载了外屏。同时,这款经典机型也实现了轻薄的夙愿,机身缩窄到了13.9mm,整机仅重95g。时至今日,摩托罗拉最新推出的折叠屏手机Razr仍然有这款翻盖手机的影子。

推滑盖让小更小,让大更大

当然,除了上述的三种主要形态外,在手机发展的历程中还出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造型,比如屏幕翻盖扭转、屏幕翻转等设计。甚至到了移动终端设备技术成熟的后期,有的厂商将手机做到手指大小。这样的手机实际上已经不再完全贴合作为通话工具的普遍性体验需求,手机也逐渐跳脱仅为工具的单纯属性。

02 智能手机时代潮流反向发展,简约和大成趋势

十年前,我们会把4英寸屏幕的手机归类为超大尺寸屏幕的手机,感觉手机屏幕的尺寸已经发展到极限。但每年的新手机面世,我们印象中的大尺寸都会被重新定义。

其实这样的发展也不难理解:智能手机时代手机不再仅仅是电话,它承载了娱乐影音甚至是生产力的属性,屏幕自然也就一寸大一寸强。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之前手机那么多造型设计都被直板设计所代替,屏幕触控让推滑键盘失去意义,传统意义上的翻盖除了让手机更厚更重以外,存在的价值就仅存于情怀了。

后来,折叠屏技术逐渐成熟,也就出现了我们文初提到的三星Galaxy Z Flip 5G这类折叠屏产品。这种形态的出现实际上允许了两种设计思路出现——

1、在屏幕尺寸相同的情况下,手机可以更小更便携

非智能手机时代,手机本来可以做到在可掌控范围内屏幕做到更大、续航做到更好,但仍随着潮流的发展仍然越做越小,甚至严重影响了交互和续航;

智能手机时代,为了让屏幕更加“全面”,手机厂商选择放弃原本已经非常成熟的正面指纹,改用背部指纹和侧面指纹。

如果只有一两个案例,说明可能是个别厂商的情怀偏向,但这样的“开倒车”行为能成为行业共识,这就变得耐人寻味了:技术的发展不就是为了让人类享受到最好的使用体验么?为何明明有更好的体验设计却弃之不用?

这个问题的突破口,或许正在于:在特定的市场背景下,这样的设计可以受到消费者的欢迎。有趣的是,消费者的购机标准有时并不完全是对使用体验的考量,他们会在自我认知的基础上选择自己认为好的产品。也就是说,除了产品体验外,消费者的心理因素也是手机形态设计需要考量的一大方面。

举个例子来说,前后双屏的设计确实可以带来全新的玩法,但市场接受度并不高,这一点从双屏手机的推出数量就可以看出来,而这或许正是理念过于超前的原因造成的。在不少消费者的认知中,后面多一块屏幕会分散使用手机的注意力,甚至还会给选择困难症人群带来到底用哪块屏幕的困扰;再比如如果现在推出大哥大造型的手机,大哥大对于现在的主力消费人群来说已经是明日黄花,没什么情怀可言,自然也不会受到市场的青睐。

所以,在做手机设计时对消费者心理因素的考量必不可少,这样才能让产品被更多消费者接受,实现短期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对当前心理因素的考量也让手机设计的创新谨小慎微,这也正是当前的手机行业总给人一种创新力薄弱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