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手机 >

5G手机市场竞争白热化 价格跌破千元关口后发者蠢蠢欲动

2020-09-03 13:20:0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进入9月,5G手机市场开始弥漫出浓厚的硝烟来。

仅1日当天,低调多年的中兴手机率先发布行业首款搭载屏下摄像头的5G新机,价格却只要2000元+起步;realme更是首次将5G新机价格下探到了1000元以下,声称瞄准的是学生群体为代表的年轻人群。

这两大品牌在近期的更大变动是来自高层的统筹方面。6月,中兴通讯宣布委任努比亚总裁倪飞同时担任中兴通讯终端事业部总经理,全面负责中兴通讯终端业务,努比亚此前一直被视为是中兴主打市场化细分市场的品牌。

而作为realme的控股公司,欧加控股近日确认委任刘作虎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欧加旗下产品规划与体验,其旗下三大独立品牌分别为OPPO、一加和realme。不过公司强调,刘作虎是一加创始人和CEO身份不变。

客观来看,OPPO因为上半年国内市场份额下滑较大而遭遇到不少质疑,中兴在进入5G时代以后对终端业务寄予厚望。这些兄弟品牌之间的协同决策,在当前时间节点来看,就变得愈发意味深长也雄心勃勃。

如今,从1000元到5000元这个主要智能机市场都已经有手机品牌铺开厮杀阵列,后发者的机会在哪里?近期的调整对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变量出现?

手机派系协同调整

欧加系今年以来看起来调整幅度颇为大。

OPPO公司陆续采取了强化中国区核心地位,调整高管配置等动作。realme的产品线调整则与欧加控股新上任高管的节奏有些微妙地一致。

今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司官方介绍的产品体系主要有三:通过Q系列、X系列、X Pro系列完成从入门到旗舰全价位段产品布局。

其中realme Q定位千元机大众产品市场,realme X系列主打高端产品性能和前沿科技、在主流的2000-3000元价位段,realme X Pro则是旗舰系列。

在9月1日发布会后的采访环节,realme副总裁、全球营销总裁徐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realme在回归国内市场一年时间里,不断深入了解市场,一方面为了更加方便地简化命名,另一方面结合不同用户人群的特征和realme自身技术优势,细分出四个体系:Q系列、V系列、X系列、未来的旗舰系列。

“Q系列是会主要在6.18、11.11期间推出的惊喜系列;V系列会以续航为核心;X系列将以设计为核心,配置领先的旗舰性能;未来旗舰会追求前沿科技。四个系列将各自占据细分市场。自此,realme将完成对5G产品全面覆盖。”他指出。

这算是确认了从印度起步到进入国内市场,realme其实在不断根据市场行情调整策略和自身定位。如今,realme基本完成了从“性价比”的大众印象向全覆盖的转变,得以能够从整体上,与一加、OPPO共同打好接下来的“协同战”。

徐起强调,虽然欧加旗下有三大品牌,但彼此独立运营。当然也会有协同发展,例如realme与OPPO在供应链、部分技术、生产资源、线上销售渠道、售后服务等方面已有一定的协同,这将有效改善realme在国内强于线上、轻量化发展的现状。

对于中兴体系的调整,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向记者分析,在国产四大头部品牌的强势之下,努比亚通过红魔等细分游戏市场品牌依然稳固住了一定生存空间。因此他认为,倪飞操盘中兴终端整个体系,有望带来新的市场化活力。

面对这场愈发显现出协同性的调整动作,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意味着市场进入整合期,细分品牌获取增量市场的时代将走向终结。

IDC中国研究经理王希则向记者表示,“各大厂的子品牌矩阵会长期存在,厂商内部的部门或负责人调整,绝大部分终端用户、消费者不会知道也不会关心。品牌矩阵的目的是在不动摇主品牌形象的前提下覆盖更多的价位段、用户群、细分市场,或者在产品上做一些尝试,内部整合只是便于产品规划、供应端的统筹管理。”

不过毫无疑问,在国内智能机市场已经进入成熟发展阶段之后,这些品牌之间协同所能产生的整体作战效应将更强,对其灵活性的考验也愈发紧迫。

回暖期发力

品牌之间的调整有主观层面求变的决心,也有客观环境因素的影响。进入今年的下半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被控制,消费热情逐步恢复,内部调整完毕的品牌就开始了暗暗发力,文首提到的可能只是一个微小的苗头。

2日有市场消息指出,OPPO已经开始面向供应链端大量加单,由此引发产业链股价盘中跳涨。

对此,OPPO方面向记者确认,“看好下半年全球手机市场,OPPO加单至1.1亿台,环比上半年增长近1倍。”

徐起也在受访时指出,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上半年国内手机市场受到了一定程度影响。但随着大环境的好转、经济反弹,realme也在数据层面发现了回暖趋势,尤其5G的普及趋势得到了更快速的发展。

“realme相信随着千元内5G手机的发布,整体5G普及的进度将进一步加快。上半年虽然大环境对各家手机厂商都有一定的压力,但是回暖速度超过了大家期待,未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对于新品牌来说也有一定挑战。”他补充道,在此过程中realme在中国区从年中到下半年的时间点调整也非常迅速。

虽然目前全球疫情尚未出现广泛被控制的局面,不过徐起告诉记者,realme在2019年用一年时间达成了2500万的全球销量,今年5000万的全球销量目标不会调整。

王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快速下沉的5G手机价格,源于以联发科为代表的上游厂商寻求更多合作伙伴,以加速其在5G市场的渗透,进而会在成本层面给到力所能及的支持。

“realme在海外市场发展迅速,但上半年国内市场由于自身产品平均单价的快速提升,以及国内疫情影响下用户谨慎消费情绪的影响,整体量级上暂未能够更进一步。通过千元以内的5G手机,以及更丰富的线下渠道覆盖,有助于增强品牌市场声量,触达更多的年轻人群体。”他指出。

而在小米和OPPO都在屏下摄像头技术方面频频秀出肌肉,却未曾宣布商用的背景下,中兴此次新机发布也显得在当下时点中颇为积极。

王希认为,中兴一直以来是在技术、产品设计上都很有积累的厂商。“近年来中兴产品需要更明确的是产品的定位人群,以及在渠道通路里向消费者的形象露出。屏下摄像头是各家都有预研,都在积累的一项产品形态,在目前的技术与呈现效果下,中兴率先发布量产,不失为一种面向极客群体拓张知名度的策略。”

不过在手机品牌积极调整的动作之下,王希并不认为今年整体市场的品牌格局会有太多变化。“国内市场上半年5G拉动平均价格抬升,也对部分中低端价位段的需求造成了一定抑制,下半年随着更多平价5G产品进入市场,中低端或主流市场的需求有望得到一些释放。但国内整体盘子还会是9%-10%的负增长。”他预估道。(骆轶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