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出行 >

国际原油价格暴跌 油市寒冬已至了吗

2020-03-17 14:47:27    来源: 映象网

3月9日,布伦特原油期货大幅跳空低开,开盘跌25%,随后跌超31%,报32.14美元/桶。WTI原油期货跌幅迅速扩大至27%至30.07美元/桶。由于受疫情冲击叠加OPEC+谈判失败,亚太市场开盘之际,国际油价崩盘,布伦特原油期货数秒内崩跌31%,每桶从45美元跌至31.52美元,WTI原油期货盘初狂泻28%,跌至30美元/桶。

3月12日,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48美元,收于31.5美元/桶,跌幅为4.49%。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2.57美元,收于33.22美元/桶,跌幅为7.18%。

如此剧烈的下跌幅度,也带动了全球相关期货与股票市场狂跌,金融市场呈现出震荡态势。震惊之余,不免疑问,造成这次油价暴跌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否意味着石油行业的寒冬已至?

油价暴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市场供需不平衡是重要原因之一。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表示,原油通常与经济运行紧密相关。由于产油国受到国际政治影响不断地调整产量,使得原油价格受到供需两方面的扰动。而此次备受市场瞩目的OPEC+会议最终意外“谈崩”,沙特表示,如有需要将增产,这对于当前“神经紧张”的油市来说,可谓是重重一击。

就需求端而言,疫情的暴发,使大量航班取消,不少企业停产,旅游业陷入萧条,全球经济活动节奏显著放缓,原油需求也随之大幅下滑,从而造成石油市场疲软,也给世界经济的增长前景蒙上了浓重的阴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上周也大幅下调了全球增长预期。牛津经济研究院报告预测也颇为悲观,若疫情出现全球暴发的态势,2020年全球GDP增速将较基准下滑1.3%(1.1万亿美元),且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速恐将降为0。

英国金融数据公司Mar kit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对原油的日需求量减少近400万桶。伊朗石油部部长赞加内日前也表示:“这是前所未有的季度下降纪录。”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减少了石油需求,导致了石油市场供需失衡。进入2020年以来,国际油价呈现大幅下跌趋势,布伦特油价从最高点的71.75美元/桶跌到了3月5日的45.18美元/桶,累计跌幅超过37%。

就供给端而言,“降价+增产”是油价暴跌的导火索。天风期货研究所所长贾瑞斌认为,原油重挫,首先是受到了需求塌方带来的压力。随后,各产油国为了自保,打破了过去脆弱的减产协议,其中沙特等国甚至选择增产来保障自己的财政收入。这就意味着原油市场出现了需求塌方、供应增加的双杀局面,导致国际原油价格出现了罕见性的下跌。

金联创石油首席研究员钟健指出,目前,可以追溯的原因是OPEC+减产谈判失败以及会议后沙特的“降价”。这表明,油价中因恐慌而造成的价格泡沫已到了极度膨胀的时刻。但是,这也恰恰说明,这将是大跌行情发生转机的前夜。

为了稳定国际油价,以沙特为首的OPEC计划采取“限产保价”措施。此前的石油减产协议将在今年的3月底到期,业界人士普遍推测近期将签订新的协议。其方案是将现有210万桶/日减产计划延长至2020年底,同时,额外减产15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需求的1.5%左右。在额外减产计划方面,OPEC成员国削减100万桶/日,非OPEC成员国则削减50万桶/日。

但这一方案没有得到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OPEC产油国的支持。随着谈判破裂,沙特打出了“降价+增产”的“组合拳”,一举震惊了国际能源与金融市场。在展示其国际原油市场“独特地位”时,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也让沙特率先尝到了油价下跌的滋味。据悉,沙特股市开盘后即大幅下跌,沙特证券交易所股指当天大幅下跌8.3%。其中,沙特阿美股价重挫9.1%,跌破了去年12月IPO时的32里亚尔的发行价,市值蒸发约1500亿美元。受沙特股市连累,海湾国家股市3月8日纷纷出现暴跌,单日跌幅创下过去15年来之最。

供需关系失衡是此轮油价暴跌的表面因素,而其本质则在于政治博弈,这也将加大国际能源市场的持续动荡。

分析认为,迫于财政压力和经济支柱只能依靠石油的单一性,沙特希望伙同俄罗斯与OPEC一起减产,以维持供需平衡和相对较高的油价,其本意是追求更多的产油国经济利益。而俄罗斯则认为,OPEC减产的市场份额正不断被美国页岩油产量所占据。

由此而形成的低油价格局,将令包括沙特和俄罗斯在内的产油国经济遭遇严峻挑战。股市震荡加剧,财政压力加大,而如果超低油价一直持续下去,很多产油国将面临致命压力,同时,也会对美国产生巨大影响。页岩油的生产成本较高,面临竞选压力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不愿看到股市和其他经济数据有所恶化。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许勤华认为,本次油价暴跌的直接导火索是俄罗斯退出OPEC与OPEC+减产协议“谈崩”。多年来,沙特通过OPEC+构架拉拢俄罗斯,以对抗美国页岩油。但是,眼看着美国石油出口产量年年见长,沙特不仅既定的目标未能达到,其市场份额还被俄罗斯分走一部分,这令沙特感到失望。

对外经贸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丁隆教授认为,长期以来,国际油价主要靠OPEC+的限产协议才得以维持,并没有真实反映出实际上供过于求的市场情况。

许勤华认为,全球油价自2015年起就已经出现低油价新常态,这次暴跌后最理想结果是OPEC+减产协议重启,油价回归到合理的价格区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