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聚焦 >

刚获6.3亿元融资就进资金紧张“坑” 呆萝卜郑州门店已无法下单

2019-11-25 11:14:34    来源:大河报-大河财立方

对外声称跑通“线上订、线下取”“今日订、明日取”自提模式的生鲜电商呆萝卜,这下真的“呆”了。

11月22日,社区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就近期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欠薪等信息发布声明称,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并称将努力寻求解决方案、筹措资金。而此前,呆萝卜刚于今年7月完成6.3亿元A轮系列融资。截至今年9月,已登陆19个城市、共有1000家门店的呆萝卜,在郑州现存的6家门店却无法下单,郑州区负责人称,妥善处理后,郑州区门店或全部闭店。

1.png

丨平台生鲜先异常提价、后下架商品,郑州多家呆萝卜门店无法下单

“前几天还能正常下单,但是从11月21日晚上开始,呆萝卜APP上的生鲜价格调整后高得离谱,比如,冰鸡翅2斤装要88元。然后从11月22日开始就不能下单了。”家住郑东新区鑫苑中央花园的王先生表示,小区旁的呆萝卜鑫苑中央花园店,在两天内完成了生鲜提价和商品下架的一系列动作,现在已处于不可下单状态。

王先生口中的呆萝卜,是一家专注卖菜的社区生鲜电商平台。公开资料显示,该平台仅用3年时间就将门店拓展到了19个城市1000家店。而且,它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种另类模式——门店自提。这种预约制的到店自提模式,需要用户提前在APP下单并购买商品,次日凭取菜码到门店取菜,试图通过“以订定量”的预定模式解决传统菜市场、超市生鲜损耗过大的问题。

针对郑州区域门店无法网上下单的情况,11月23日,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走访了多家郑州呆萝卜线下店。在呆萝卜鑫苑中央花园店,四个开业庆祝盆景还整齐摆放在门口两侧。店内货架上零星摆放着部分商品。记者询问了值班店员,该店员表示:“关于呆萝卜总部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的信息,我今天才知道。”他向记者证实,APP上从11月21日晚上开始,总部统一调高了生鲜价格,22日开始,APP上商品全部下架无法下单。

2.png

该店员称,刚到店工作不满1个月,总部就官宣资金紧张,也让他非常震惊。目前,他所在门店的主要工作是通知客户,将前期下单的商品、也就是货架上摆放的商品尽快取走,同时,对部分充值客户,登记充值余额,以确保后期返还事宜。记者看到,该店员手边就放着一个记账本,用于手动登记客户APP上的余额。

更有甚者,还有门店干脆锁门休业。在青年路与建业路交叉口向北100米路东的呆萝卜永恒·上宅院店,已经店门紧锁,店员也不知去向。透过紧锁的玻璃门,能清晰看到店内货架上品类单一的商品,只有部分洋葱、包菜等。隔壁两商户店员表示,该门店自开业至今尚不满一个月,门口开业用的红地毯尚未收起。其中一位商户称,店内生鲜在活动期间确实比较便宜,但不知为何已经无法购买。

丨6.3亿元融资半年资金告急,郑州呆萝卜最终或全部关店

11月22日下午,呆萝卜就近期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欠薪等信息发布官方声明称,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承诺将努力寻求解决方案、筹措资金。而在7月份,呆萝卜刚刚完成6.3亿人民币A轮系列融资,该轮风险投资由高瓴资本、晨兴资本领投,XVC跟投。

除拖欠供应商货款和裁员欠薪传闻外,呆萝卜关店的消息也由来已久。

早在今年8月份,就有多家媒体报道呆萝卜在各地面临关店的信息。呆萝卜官方当时回应称:7月刚完成6.3亿A轮系列融资,根本不存在关店一说。门店升级早已完成,未来将会在全国开设更多门店。其中,9月份将要在全国新开门店300家。郑州就在该回应中的拓城行列。

今年9月18日呆萝卜才开了第一家门店——世纪东城列里路店。截至目前,呆萝卜APP上显示郑州区域共有6家门店,这一数字与该公司郑州区负责人所说一致。大多数门店的经营时间虽然都不超过两个月,但据店员、部分合伙人以及郑州区负责人介绍,郑州区门店整体运营还算说得过去,但总部的资金压力让他们始料未及。

郑州呆萝卜门店将何去何从?对此,记者采访了呆萝卜郑州区负责人。“所有创业公司都会遇到一些问题,郑州门店会坚守到最后一刻,目前郑州共有6家呆萝卜门店。”对于郑州区门店无法下单的情况,该负责人予以确认。至于何时可以恢复正常使用,他表示,郑州门店在妥善处理后应该会闭店,只保留合肥、南京、芜湖门店。

3.png

丨每店15万元的合伙费,跟不上呆萝卜的烧钱速度

作为生鲜零售行业中的佼佼者,呆萝卜隶属于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阳,注册资金500万元。但生鲜行业与其他行业不同,高损耗、高周转,注定行业内企业要承担更高风险。呆萝卜3年狂奔,线下拓至1000家门店的战绩,似乎并没有让其逃过因步伐太大而资金链紧张的魔咒。

据了解,呆萝卜在拓城开店上采用合伙制。之所以能在3年时间从1城1家门店开到19城1000家门店,与这种合伙人推广制的关系极大。据知情人士透露,所有新开门店的租金、装修、物料等均由呆萝卜总部负责提供。但区域合伙人需要一次性缴纳15万元左右的“合伙”费用,才能成为店主。单店运营需要2~4人,如果店长另外雇佣店员,那么店员工资由店主负责发放,不与总部薪资支出挂钩,也不享受总部提供的社保等待遇。

纵然门店员工工资由合伙店主负责,前期门店装修、租金、物料等支出对一个新兴生鲜电商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业内人士认为,生鲜电商的损耗率普遍在20%左右。这种巨大的损耗,极大降低了生鲜电商的利润率和存活率,也让生鲜电商不得不走薄利多销的盈利路径。

但就像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互联网产物一样,没有市场份额和用户,就没有存在的基础。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和《第三只眼看零售》近期联合发布的《2019社区生鲜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全国社区生鲜行业依然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从门店数量来看,企业门店数在50家以内的占76%,企业门店数在50家至100家的占13%,企业门店数在100家至300家的占8%,而门店数超过300家的头部企业仅占3%。

一路狂奔的呆萝卜,在开店数上已跻身社区生鲜行业头部企业。虽然呆萝卜从未宣布开展补贴大战,但其在对外口径上多次将自己定义为“家门口的平价好店”,“便宜”成为他们的杀手锏,其蔬菜水果比传统菜市场优惠20%左右,是不争的事实。仅仅用低价吸引用户,如果不能度过前期的烧钱阶段,就难逃资金紧张、甚至是潦草收场的结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