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聚焦 >

李光斗:主播开直播容易 带货赚钱不易

2020-05-13 09:35:57    来源:央视网
直播带货火爆发展是疫情催化的大风口,是疫情特殊情况下的昙花一现还是会就此成为市场的主力军?直播会就此彻底颠覆人们的消费习惯吗?

直播带货的火热,让很多人误以为进了直播间就可以闭着眼睛赚钱,但其实还有相当一部分商家是来赔钱的。在直播中,品牌方需要付出的成本有坑位费、主播提成、赠品支出,细算的话还有买资源位的投入和运营的成本,其中主播的知名度越高,坑位费和主播提成就会越高,如果想去流量更大的平台做直播,买资源位置的费用也会更高。

专家 包冉:一开始可能好一点,带货主播刚起来的时候,品牌和他们合作还是能赚到钱的,到今天这个时候,跟他们合作的这些品牌,基本上就是不赚钱交个朋友。

另外,长期依靠“附送大量赠品、打折、全网最低价”等这些直播玩法来带货,对品牌来说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当轻易的促销打折成为常态,消费者就会被培养成为“价格敏感用户”,很难再接受以正常价格来购买。如果上升到品牌建设的角度来看,这就是在长期削减品牌溢价,只在意是不是实惠、划算的消费者对于品牌不再有忠诚度和仰视心态,之后品牌再想沉淀粉丝、提升复购率就会更加困难。

专家 李光斗:除了商家和头部网红之外,这些后加入的平台,他们所能分得蛋糕的多少值得怀疑。李佳琦和薇娅最大的杀手锏是全网最低价, 只有未来好的产品力加上品牌力,才能成为真正征服消费者的利器。

与此同时,由于直播卖货通常是在激发消费者冲动消费,这也就导致了极高的退货率。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受访用户中取消直播购物订单或者退货的比例较高,取消订单或退货频率极少的用户仅占27.01%。原本单场利润就已经被打到极薄的品牌和商家,一退货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利润可言。

专家 李光斗:现在很多网红的直播每天要6到8小时,当疫情平复后,主流人群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再去每天刷手机刷短视频 。

疫情之后人们得该出差出差,该社交社交,空余的时间也会被更为丰富的娱乐场景分解,比如酒吧、KTV、电影院等等。当消费者的注意力发生转移,直播带货自然不会永远沸腾下去。事实上,狂欢之后必定会是一个洗牌期,最终出局的永远占大多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