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聚焦 >

全球多数大宗商品价格猛涨 金属贵金属表现亮眼

2021-02-23 09:37:12    来源:中国商报

对于大宗商品来说,虽然2020年的主题是衰退,甚至在二季度曾跌至谷底,但到了年底,超跌反弹态势出现,全球的多数大宗商品价格猛涨,铁矿石、煤炭、石油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启了一轮涨势。英国《经济学人》表示,事实上,这可能标志着大宗商品一段非同寻常的上升期的开始。

据美国花旗集团(Citigroup)透露,其2020年12月大宗商品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创纪录的6400亿美元,占其全年收益的近1/4。截至2021年1月11日,标普高盛商品指数(全球最受推崇的可投资商品指数)也已恢复到一年前的水平。在大宗商品开启涨势之后,现在市场争论的焦点是,国际原油价格将会以多快的速度复苏以及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可能飙升至多高?

金属贵金属表现亮眼

盛宝银行集团(SaxoBank)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投资官斯蒂恩·雅各布森认为,相对于其他资产而言,大宗商品被“低估”了至少50年。虽然在数字化浪潮的搅动之下,世界正在形成一种新的秩序,但投资者还是应该关注实物产品,矿业就是其中之一。

支持这一观点的一个证据是矿业公司去年12月在标普/ASX200指数中的出色表现。矿物价格尤其是铁矿石,其次是铜,支撑了股价的上涨。铜的价格接近每吨8000美元,锌接近每吨3000美元,镍接近每吨1.75万美元,甚至经常被忽视的锡也突破了每吨2万美元。

美国花旗银行的研究报告显示,自2020年6月以来,全球采矿业供应有所恢复,除动力煤之外的采掘商品价格呈超跌反弹态势,铜、铝、钢铁和炼焦煤等高成本行业基本恢复生产。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基准三个月期的铜今年以来上涨了27%,成为该行业中表现最好的品种,预计到2021年铜和其他基本金属的收益将进一步增加。“至少在今年上半年,我们将看到各种金属价格整体上涨的情况。”商品期货经纪商MarexSpectron的大宗商品经纪人安娜·斯达布伦说。

贵金属方面,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白银期货是2020年表现最好的主要金属期货,现货黄金价格2020年8月在史上首次突破2000美元,年内大涨近38%。金价大涨之下,2020年8月,全球央行净卖出12.3吨黄金储备,这是自2019年以来全球央行首次从黄金净买入转为净卖出。在此背景下,以疫情导致外汇收入减少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为中心,停止买入和转为出售黄金的情况有所增加。分析认为,对于外汇流动性存在隐忧的新兴市场国家来说,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的上涨也是容易诱发卖出黄金的因素。

对于黄金和白银的市场前景,分析师们一如既往地存在分歧,但贵金属似乎正处于退一步进两步的轨道上。

知名投资机构StoneX的能源经济分析师凯文·所罗门表示,2021年的黄金价格走向将取决于美国实际利率的走向。一方面,全球主要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到空前的水平且将继续扩大,这为贵金属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买入需求。此外,美国加大财政刺激力度及持续不断推出宽松货币的预期,加上美元扩大下行,也有望推高金价。但另一方面,如果美国经济在2021年下半年成功摆脱疫情的困扰,且消费者重拾信心,投资者或回归回报率更高的风险资产,那黄金价格或将调头向下。

由于受疫情影响,白银与黄金的相关性增强,黄金受益于市场的不确定性与更多财政刺激计划的前景同样适用于白银,白银可能上演黄金牛市的场景,即表现可能较黄金更出色。

原油走出至暗时刻

2020年,国际原油市场进入了至暗时刻。

布兰特原油期货曾创出17年来的低点,美国原油期货甚至一度跌至负值——当时因为合约接近到期,市场参与者争相避免进行实物交割。不过,OPEC+(欧佩克及其盟国组成的集团)达成减产协议挽救了油价,原油价格在2020年11月开始攀升,重回每桶45美元以上。到了2020年年底,美国纽交所石油期货市场中流入的资金量明显增长,仅在12月一个月之内,非商业持仓量就同比增长了7%。这样规模的新入市资金,对这一时期油价突破50美元起到了基础性的支撑作用。沙特阿拉伯已表示,为了提振油价,将在今年2月和3月将石油日产量进一步减少100万桶。高盛预测布伦特原油在未来12个月将达到每桶65美元。

美国路透社认为,如果疫苗成功上市,那么就有理由认为油价可能回升——尤其是如果全球航空业复苏的话。但这可能是2021年下半年的事了。

凯文·所罗门表示,从供应情况看,来自OPEC+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的干预确认了2021年原油将继续供应不足的情况。同时,美国原油基建投资的匮乏将继续约束全球供应,形成今年供应趋紧的市场。从需求来看,航空燃油可能是阻止原油市场全面反弹至疫情前水平的关键因素,但其需求或将在今年三季度得到较大的恢复。不过,如果要恢复到2019年水平的话,可能需要等到2022年才行。

不过原油也存在利空的风险,所罗门表示,风险点来自OPEC+内部,如果各成员国战略上出现分歧或将使限产措施流产。越来越多的信号显示,各成员国开始追求各自的目标。其中,俄罗斯是反对油价涨得太高的,若涨过每桶50美元的水平会鼓励美国的页岩板块恢复生产。俄罗斯原油的盈亏平衡点在每桶42美元左右,而其他OPEC+成员国的平衡点会更高,比如沙特阿拉伯在2021年的盈亏平衡点是每桶76美元,所以俄罗斯较愿意看到油价维持在每桶50美元出头的水平,但其他的OPEC+成员国则希望能够更高一些。所以,如果OPEC+成员国之间的关系继续恶化,那很可能会导致2020年3月的油价大战重现。

上涨动力会否延续

英国《经济学人》之所以将2020年称为一个“非凡攀升的起点”,是基于在2020年使大宗商品价格水涨船高的市场动力是否会在2021年延续,以及是否被更强大的增长引擎所替代的判断上。

在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玉米的涨势令许多交易商感到意外——年度涨幅为2010年以来最高,大豆的涨幅为2007年以来最高。但在需求增长的同时,供应却捉襟见肘。疫情的蔓延迫使巴西关闭了一些铁矿,国际市场上持续的粮食危机担忧以及拉尼娜气候现象可能支撑农产品价格维持强势,并由此推升粮食的价格。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1月7日表示,2020年12月全球粮食价格持续飙涨,连续第七个月走高。2020年粮食价格指数平均为97.9点,较2019年攀升3.1%。

联合国粮农组织表示,2020年12月小麦、玉米、高粱和稻米的出口价格同步攀高,部分原因是由于外界对北美、拉丁美洲和俄罗斯农作物产量不足的忧虑加深。该组织说,主要棕榈油生产国的供应吃紧以及印尼大幅提高棕榈油出口关税,均推涨了国际棕榈油的价格。

今年其实已经出现了供给受限的迹象。1月11日,阿根廷解除了玉米出口禁令,但却设置了出口上限。俄罗斯计划从2月中旬开始对小麦出口征税。由于供应不足和寒冷天气,亚洲液化天然气价格升至每百万英热单位20美元。

《经济学人》认为有两项重要指标可能会进一步推动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一是疫苗在全球各大经济体的大范围推行会最终刺激旅游和贸易;二是美国的巨额刺激法案,加上美联储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都将激发经济的活力,进而带动大宗商品的消费。这也可能会削弱美元,对于新兴市场的买家来说,石油和其他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会更加便宜,推动需求增加,进一步使价格走高。

美国高盛银行经济学者杰夫·柯里看好大宗商品,他认为,未来10年的长期趋势将支撑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柯里说:“疫情本身是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结构性催化剂。”除了美元走弱和随之而来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外,疫情可能会推动世界上一些最大经济体的经济活动走向趋同。

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都很支持绿色能源投资,并努力缩小国民的收入差距。柯里表示,提供援助给贫困家庭会对消费产生巨大影响,从而支持大宗商品价格的提升。另外,充电站和风力发电等绿色能源投资也具有大宗商品密集型特征。高盛预估,未来两年实施的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将使美国每日石油需求增加1%,即约20万桶。

也有怀疑论者预计增长会趋缓。美国花旗集团全球大宗商品主管莫斯表示,短期内投资者对铜的押注并没有供求趋势的支撑。美国参议院内占微弱多数的民主党难以保证当选总统拜登的气候计划会获得通过。莫斯说:“在需求方面,没有什么能像21世纪前10年那样的大宗商品密集推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