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聚焦 >

美国散户愤怒出手 华尔街将不复从前

2021-02-23 09:56:21    来源:中国商报

在美国散户们的齐心协力之下,华尔街知名投资机构、对冲基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毁灭式“踩踏”——做空机构香橼表示未来停止做空

编译年双渡

1月中旬以来,金融市场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戏剧性事件。美国《纽约时报》称其为:“散户一出手,华尔街将不复从前。”

在美国散户们的齐心协力之下,华尔街知名投资机构、对冲基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毁灭式“踩踏”——做空机构香橼表示未来停止做空,各路明星对冲基金要么赔尽全部身家,要么濒临破产。

如果将这一事件看作美国散户和华尔街金融机构之间的一场拔河比赛,那么挣扎求生的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Stop)就是双方手中的那根绳子。美国财经分析师詹姆斯·尔利表示,这场比赛成为了小投资者和大型投资机构之间的大战。目前来看,小投资者占了上风。

华尔街的脚本

游戏驿站是美国一家已有37年历史的老牌游戏产品零售商,以线下零售为主,业务模式非常单一,主要卖游戏碟片、游戏机以及周边产品。受线上游戏产业的冲击,其近几年来连年亏损。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游戏驿站2020年截止到第三季度的净销售额更是同比下降了30%,线下门店相继关闭,只能靠不断裁员和变卖资产来维持生存。根据FactSet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游戏驿站的股价一直在4美元左右徘徊,一度被认为有退市的危险。

然而,疫情是危机,也是转机。美联储为了救市出台一系列政策,对于没法出门的美国人而言,游戏自然成为人们居家的主要消遣方式,游戏板块开始受到资金的追捧。

2020年8月,风险投资人、美国宠物用品电商Chewy的联合创始人瑞恩·科恩开始大举买入游戏驿站的股票,几乎是凭一己之力就将游戏驿站的股价拉升了数倍。随后,一些华尔街投资人士和散户们纷纷入场。

很显然,从基本面来看,像游戏驿站这种既没有业绩支撑、业务模式又传统的公司,是应该逐渐退出时代舞台的。如今股价上涨了这么多,正好成为做空的对象。而根据FactSet的数据,2020年,游戏驿站的做空率达到了97.75%,是美股市场上被卖空最多的公司。

到了今年1月11日,游戏驿站任命瑞恩·科恩为公司董事。在这一消息的刺激下,游戏驿站的股价又翻了一倍,到了40美元左右。这时,做空机构终于坐不住了。

1月19日,香橼宣称,游戏驿站的股价很快就会从40美元跌回20美元,并嘲讽说:“现在买入的人都是傻瓜。”同时香橼开始借入游戏驿站的股票在市场上卖出,买入看空期权,实施做空行动。还有一些做空机构和对冲基金也跟随香椽一起行动,想要分得一杯羹。

按照以往的经验,香椽的报告和卖空行为将在市场上产生巨大影响,游戏驿站的股价将开始下跌,随后散户们疯狂出逃,股价一泻千里。香椽再在低位买入游戏驿站的股票,然后赚个盆满钵满。

然而这一次,美国的散户们却并没有按常理出牌。根据财富网站的数据,游戏驿站股价在1月的上涨幅度高达不可思议的1925%。

散户的愤怒

做空机构的做法激怒了散户。第二天,也就是1月20日,香橼的推特账户就受到了黑客的攻击,使之不得不将视频转放在YouTube上。

事情还没完。1月21日,网络社区Reddit上一个名为“华尔街赌场”(Wallstreetbets)的分区论坛聚集了近300万散户投资者,他们大量购入被机构严重沽空的股票及看涨期权,一场散户与华尔街大型机构投资者的对抗就此展开。

1月22日,香橼的老板莱福特被迫认栽,发表声明称遭遇“网络暴民”的攻击,将不再评论游戏驿站。但随后,另一家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在获得注资后接过了做空的接力棒。1月26日,曾饱受做空机构之苦的特斯拉老板马斯克加入了这场博弈——他在社交平台上声援游戏驿站,这进一步点燃了散户们的激情。游戏驿站的股价随即以令人瞠目的速度上涨。

1月27日美股收盘时,游戏驿站的股价超过了347美元,一周的涨幅近8倍。来自金融分析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7日当天,做空游戏驿站的机构损失了超过50亿美元。

1月28日,事情出现了变化。由于不向用户收取交易费用,美国证券交易平台罗宾汉在过去几年里成为美国最重要的散户聚集地之一。这天,包括罗宾汉在内,还有美国最大券商盈透证券等多家交易平台开始实施限制措施,阻止用户购买游戏驿站等散户集体抱团购买的股票,且只允许卖出,并宣称此举是“为了保护大家”。受大量散户无法交易的影响,游戏驿站在当天开盘上涨37%后一路下跌,至收盘时跌幅超过44%。这令散户感到更加愤怒,并将战火转向更广泛的投资标的,包括加密货币和白银期货。1月29日,迫于压力,包括罗宾汉在内的多家交易平台放松了对抱团股的限制。

同一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将研究券商们不利于投资者或限制交易能力的行为。香橼也在翌日“缴械投降”,表示未来将停止做空研究。

监管机构“主持正义”

处于矛盾焦点位置的罗宾汉是一家成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硅谷的创业公司,因为不向用户收取交易费用而吸引了很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2020年,这一平台的用户数量已经增长至1300万,平均户头规模只有1000-5000美元,可以说是美国最重要的散户聚集地之一。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认为,一度被视作美国散户大本营交易平台的罗宾汉,被质疑其背后的金主是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甚至有传闻称,禁令的下达是受到大型对冲基金城堡投资的引导,虽然城堡投资做出了澄清,但散户对机构投资者的对立情绪仍在激化。如今,散户们很容易在社交媒体上聚集在一起。当交易平台遭遇社交媒体,最终便很容易掀起声势浩大的逼空潮。

据道琼斯旗下新闻网站MarketWatch报道,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管理公司的市值在刚刚过去的1月减少了53%。截至2020年年末,梅尔文的资金高达125亿美元,是华尔街近年来表现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

1月29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将研究券商们不利于投资者或限制交易能力的行为,努力保护投资者免受操纵的影响。

现在美国国会也表示计划针对游戏驿站股价事件召开听证会,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也向在线证券交易平台罗宾汉提起13项民事调查,要求他们调查近期发生的“散户被拔网线”等事件。

美国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说:“突然间,亿万富翁和一些对冲基金都开始叫喊,仅仅是因为他们不是唯一要通过操纵市场而获利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有专门的证券交易委员会来制定关于市场操纵的清晰规则,并且还要坚定执行的理由。”

1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的高级经济顾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将对游戏驿站过山车式股票交易的法律问题进行调查。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布莱恩·迪斯在接受NBC新闻采访时表示,国家经济委员会致力于全面了解发生的情况,重点是保护散户投资者的利益和公平交易,发现、追查潜在的违法行为。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代理主席劳拉·昂格尔表示:“如今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处在一个比较艰难的时期,若证券交易委员会认为市场被操纵,那么他们就有权暂停交易。但这样一来,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持有游戏驿站股票的人会亏损。”

逼空之战如何发展

在激战多日之后,游戏驿站的看空押注增多。根据金融数据公司的调查,目前游戏驿站的空头仓位依然庞大,高达112亿美元,仅次于特斯拉和苹果。这表明,不少看空者遭遇了逼空,但又有新的做空力量加入。显然,这场散户与华尔街的对抗还在进行。

一些投资人警告,散户逼空对公众无益,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最终可能会玩火自焚。“香橼们”失败了,空头们亏损爆仓离场,可是散户们手里还攥着大把游戏驿站的股票。只有以更高的价格卖出,散户才可能赚到钱。但是,游戏驿站收入下滑、持续亏损、经营方式传统且没有新的增长点,如今这么高的股价,谁会去做接盘侠?

高盛经济学家表示,由于储蓄率的增加,美国散户近年来的“弹药”很充足。在2000年美股见顶之前,美国家庭信用卡债务规模同比上升了5%,同时支票存款规模出现下降。但到了2020年,情况则完全相反。2020年,美国家庭信用卡债务规模同比下降了10%以上,支票存款规模同比增长了4万亿美元,储蓄规模增加了5万亿美元。

此外,高盛经济学家还预计,未来几个月美国联邦政府将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财政支持,包括另一轮直接支票补助。虽然目前净保证金借款规模占美股市值的0.9%,与2000年时的1%相当,但在2020年,35%的保证金债务增幅与1999年150%的增幅相比仍相形见绌。

摩根大通则认为,散户抱团股的波动性和保证金要求大幅上升,可能会让那些不久前获利的散户蒙受损失。这些损失可能会导致未来整体散户资金流入放缓,削弱股市的重要支撑作用。

相关阅读